心要慈悲,事要方便,残忍刻薄,惹人恨怨。

手下无能,从容调理,他若有才,不服事你。

遇事逢人,豁绰舒展,要看男儿,须先看胆。

休将实用,费在无功,蝙蝠翅儿,一般有风。

一不积财,二不结怨,睡也安然,走也方便。

要知亲恩,看你儿郎,要求子顺,先孝爷娘。

别人情性,与我一般,时时体悉,件件从宽。

都见面前,谁知脑后,笑着不觉,说着不受。

人夸偏喜,人劝偏恼,你短你长,你心自晓。

卑幼不才,瞒避尊长,外人笑骂,父母夸奖。

仆隶纵横,谁向你说,恶名你受,暗利他得。

从小做人,休坏一点,覆水难收,悔恨已晚。

贪财之人,至死不止,不义得来,付与败子。

都要便宜,我得人不,亏人是祸,亏己是福。

怪人休深,望人休过,省你闲烦,免你暗祸。

正人君子,邪人不喜,你又恶他,他肯饶你?

好衣肥马,喜气洋洋,醉生梦死,谁家儿郎?

今日用度,前日积下,今日用尽,来日乞化。

无可奈何,须得安命,怨叹躁急,又增一病。

仇无大小,只恐伤心,恩若救急,一芥千金。

自家有过,人要说听,当局者迷,旁观者醒。

丈夫一生,廉耻为重,切莫求人,死生有命。

要甜先苦,要逸先劳,须屈得下,才跳得高。

白日所为,夜来省己,是恶当惊,是善当喜。

人誉我谦,又增一美,自夸自败,还增一毁。

害与利随,祸与福倚,只个平常,安稳到底。

怒多横语,喜多狂言,一时偏急,过后羞惭。

人生在世,守身实难,一味小心,方得百年。

慕贵耻贫,志趣落群,惊奇骇异,见识不济。

心不顾身,口不顾腹,人生实难,何苦纵欲。

才说聪明,便有障蔽,不着学识,到底不济。

威震四海,勇冠三军,只没本事,降伏自心。

矮人场笑,下士途说,学者识见,要从心得。

读圣贤书,字字体验,口耳之学,梦中吃饭。

男儿事业,经纶天下,识见要高,规模要大。

待人要丰,自奉要约,责己要厚,责人要薄。

一饭为恩,千金为仇,薄极成喜,爱重成愁。

鼷鼠杀象,蜈蚣杀龙,蚁穴破堤,蝼孔崩城。

意念深沉,言辞安定,难大独当,声色不动。

相彼儿曹,乍悲乍喜,小事张皇,惊动邻里。

分卑气高,能薄欲大,中浅外浮,十人九败。

坐井观天,面墙定路,远大事业,休与共做。

冷眼观人,冷耳听话,冷情当感,冷心思理。

理可理度,事有事体,只要留心,切莫任己。

  六言

修寺将佛打点,烧钱买通神明,灾来鬼也难躲,为恶天自不容。

贫时怅望糟糠,富日娇嫌甘脂,天心难可人心,那个知足饿死。

苦甜不咽不觉,是非出口难收,可怜八尺身命,死生一任舌头。

因循惰慢之人,偏会引说天命,一年不务农桑,一年忍饥受冻。

天公不要房住,神道不少衣穿,强似将佛塑画,不如济些贫难。

世人三不过意,王法天理人情,这个全然不顾,此身到处难容。

责人丝发皆非,辨己分毫都是,盗跖千古之凶,盗跖何曾觉自?

柳巷风流地狱,花奴胭粉刀山,丧了身家行止,落人眼下相看。

只管你家门户,休说别个女妻,第一伤天害理,好讲闺门是非。

人侮不要埋怨,人羞不要数说,人极不要跟寻,人愁不要喜悦。

大凡做一件事,就要当一件事,若还苟且粗疏,定不成一件事。

少年志肆心狂,长者言之偏恼,你到长者之时,一生悔恨不了。

改节莫云旧善,自新休问昔狂,贞妇白头失守,不如老妓从良。

自家痛痒偏知,别个辛酸那觉,体人须要体悉,责人慎勿责苛。

快意从来没好,拂心不是命穷,安乐人人破败,忧勤个个亨通。

儿好何须父业,儿若不肖空积,不知教子一经,只要黄金满室。

君子名利两得,小人名利两失,试看往古来今,唯有好人便益。

厚时说尽知心,提防薄后发泄,恼时说尽伤心,再好有甚颜色?

事到延挨怕动,临时却凭慌忙,除却差错后悔,还落前件牵肠。

往日真知可惜,来日依旧因循,若肯当年一苦,无边受用从今。

东家不信阴阳,西家专敬风水,祸福彼此一般,费了钱财不悔。

德行立身之本,才识处世所先,孟浪痴呆自是,空生人代百年。

谦卑何曾致祸,忍默没个招灾,厚积深藏远器,轻发小逞凡才。

俭用亦能够用,要足何时是足?可怜惹祸伤身,都是经营长物。

未来难以预定,算够到头不够,每事常余二分,那有悔的时候?

火正灼时都来,火一灭时都去,炎凉自是通情,我不关心去住。

何须终年讲学,善恶个个分明,稳坐高谈万里,不如踸踔一程。

万古此生难再,百年转眼光阴,纵不同流天地,也休涴了乾坤。

世上第一伶俐,莫如忍让为高,进履结袜胯下,古今真正人豪。

学者三般要紧,一要降服私欲,二要调顺气质,三要跳脱习俗。

百尺竿头进步,钻天巧智多才,饶你站得脚稳,终然也要下来。

莫防外面刀枪,只怕随身兵刃,七尺盖世男儿,自杀只消三寸。